Jump to content
主视角中国

热度排行

This stream auto-updates     

  1. Today
  2. 昨天
  3. Last week
  4. Earlier
  5. 中国空军兵力,七七事变之时,计有九个大队(三十一个中队),第一、第二、第八为轰炸大队;第三、第四、第五为驱逐大队;第六、第七为侦察大队;第九为攻击大队。另有直属第十三队、第十八队、第二十队与第二十九队。各大队与直属队,分布于南昌、句容、南京、西安、蚌埠、襄阳、广州与孝感各基地。 初期战役空军重要作战概况 淞沪会战:8月14日,空军分批出击上海日军据点及舰船,并以驱逐机主力防卫首都。同日日机分批袭击杭州及广德机场。当日机袭击杭州机场时,第四大队刚从周家口飞抵笕桥机场,大队长高志航上校,立即率机27架升空拦载,击落日本九六式轰炸机3架,首创空军光辉战绩。 此时,日军在上海尚无机场,除使用舰上轰炸机外,并以鹿屋及木更津海军航空队,进驻台湾与济州岛,越洋袭击中国沿海各省主要机场及首都,企图一举击毁中国空军。8月15日,日军轰炸机16架,分袭杭州、嘉兴、曹娥、南京等地机场。空军第九大队迎战,于曹娥上空击落九四式日军轰炸机4架。16日,日军轰炸机二十余架,分批袭击杭州、嘉兴、句容、南京等地,被空军第三、第四、第五等大队,击落8架。经3天空战,共击落日机46架,殆已将日军鹿屋与木更津航空队飞机,悉数击灭。 当陆军猛攻虹口日本海军兵营及其司令部时,空军予以有力支持。8月17日,空军第二、第四、第五、第七等大队各式飞机44架,由副大队长孙桐萱上校;及队长刘粹刚中校、董明德中校、杨鸿升中校率领,轰炸虹口日军阵地,并击落日军驱逐、轰炸机各一架,日军高射炮火力猛烈,空军第五大队员阎海文上尉座机被击中,跳伞降落日军阵地。阎上尉击毙前来包围之日兵数名,最后自戕殉国。日军敬其壮烈,厚加殓葬,并立「支那空军勇士之墓」,日本报纸,对阎烈士殉国事迹,备加赞扬。 日本大本营为支持上海地面作战,以航空母舰一艘驰长江口附近活动。空军为摧毁该艘航空母舰及舰上飞机,八月十九日,以诺式机14架,在霍式机7架掩护下,飞往白龙潭轰炸,炸沉日本巡洋舰一艘。空军第二大队分队长沈崇诲上尉所驾飞机发生故障,自度难以飞返基地,乃向日舰俯冲,期与日舰同毁,壮烈殉国。 9月初,日军已在上海建立攻势基地,遂在上海、崇明等地建筑机场,增加航空兵力。国军空军为争取淞沪空中优势,阻止日军后续部队登陆,并制压日机活动,以主力不断对日军机场轰炸。嗣因日军新式驱逐机增多,国军飞机补充困难,改行夜问袭击。9月18日晚,空军出动飞机24架,分批夜袭上海日军阵地,使日军大受打击。翌日日军报复,以舰上轰炸机、水上侦察机及驱逐机共约30架,空袭南京。空军驻句容、南京各队驱逐机21架迎击,展开剧烈空战,击落日机1架,击伤日机4架。空军队员刘兰清、戴广进二员阵亡,刘依均、刘宗武、杨吉思、吴升臣四员受伤。 此时,驻粤空军指挥部,及北正面军司令部成立,各配空军一个大队,协力粤、晋方面陆军作战。战至十月,空军损失甚重,战力日减,对淞沪日军,仅能施行小规模夜袭,勉力坦任首都空防。11月,空军第四大队长高志航上校,率队驻防周家口。21日,大群日机来袭,因情报迟误,国军飞机未及起飞,日机已纷纷投弹,高大队长不幸被炸殉国。 至十二月,空军始获得补充。南京陷落后,空军基地向后方转移。日军航空基地,推进至南京、芜湖、广德、杭州等地口。 汉口空战:民国二十七年2月18日,日军驱逐机26架,掩护轰炸机12架,进袭武汉。驻汉口、孝感之空军第四大队长李桂丹上校,率I-15、I-16机29架迎击,进行激烈空战,击落日机14架。李大队长桂丹、队长吕基淳及队员巴清正、王怡、李鹏翔等五员,均在空战中殉国。 南昌空战:二十七年2月25日,日机53架,以大编队袭击南昌。空军以I-15、I-16机30架,分三个编队迎击,先攻击日军轰炸机,旋与日军驱逐机空战,击落日机1架,受伤迫降日机4架。 「四二九」武汉空战:二十七年3至5月,空军支持陆军在台儿庄、徐州作战,轰炸黄河以北之安泽、灵石、风陵渡等地日军据点及日军渡河部队。日本航空队为消灭中国空军基地,亦大举进攻。其中以4月29日,汉口空战,最为剧烈。是日为日本天长节,日机39架袭击汉口。空军早有准备,集中飞机达67架之多,所采防卫战术,是以I-16机巡逻武汉外围东北上空,诱使日军驱逐机脱离其轰炸机群,俾I-15机之攻击容易奏捷。当日机侵入武汉上空之时,空军各机依预定战术迎击,共击落日机21架,日本航队大挫。国军飞机损失12架。 远征日本空投蒋委员长告日本国民书 蒋委员长为唤起日本人民不为其军阀愚弄之觉悟,于二十七年3月上旬,令空军妥筹远征日本计划。5月19日,由第十四队队长徐焕升上校,率第八大队第十九队副队长佟彦博,分驾马丁机两架,携带「蒋委员长告日本国民书」,自汉口起飞,经南昌、衢州至宁波前进基地降落加油,23时40分,由宁波飞往日本长崎、福冈、久留米、佐贺及九州岛各城市上空散发,以唤起日本人民之自觉,并侦察日本军港及机场情况。翌日两机回航,分别在玉山、南昌降落,再于11时飞返汉口基地,圆满达成第一次远征日本任务。 武汉会战之支援:武汉为中国交通中枢,得失影响极大,为国军所必守、日军所必争之战略要地。国军在武汉会战使用之地面部队,步兵师达214个之多,尚有若干特种部队,空军几尽全力集中各式飞机共达230架,数量与日军飞机相较,虽仍属劣势,但国军飞机采取机动集中使用,在汉口、南昌两处取得局部优势。6至8月间,空军参加武汉保卫战,昼夜出动,轰炸长江日舰,与日本航空队精锐的「九六」式等驱逐机决斗,双方损失均重。更乘间袭击南京、芜湖、安庆等地日军航空基地。空军为保卫要地领空,二十七年「七一八」在南昌上空;「八三」、「九一六」,在武汉上空;「八一三」在衡阳上空,均予日机重大打击。 二十七年全年,计日本航空队空袭全国各地,共23,337次、投弹共约49,000枚。国军高射炮部队在全国各地共击落日机43架。 国军空军兵力劣势,而战志极高,在初期战役中,损耗很重。武汉撤守后,空军以一部调驻陕东、川东、赣南任各地区防空;主力调甘、川、湘、桂等省后方基地整训。经民国二十八年整补,计有七个大队(三个驱逐大队、四个轰炸大队),一个独立中队及四个苏联志愿大队,总计各型飞机215架。 日军侵夺武汉后,改取持久战略,不再扩大作战地区,以确「保治安地区」之秩序为主。但在航空作战方面,则采取攻势。企图打击中国政治中枢,击灭中国空军,挫折中国继续抗战意志。日本为达此目的,调整其陆、海军航空队(日本此时尚无独立的空军)兵力部署。陆、海两军协定航空作战方针为陆、海军航空部队相互协同,全中国要域,进行战略航空作战,以挫敌继续战争之意志。地面及水上作战之直接协同,由陆、海部队分别担任,但依状况,彼此增援。 日本陆、海军航空队,据此作战方针,作如下之兵力配置:华北方面,陆军二个飞行战队,海军一个航空队,共有各型飞机44架;华中方面,陆军二个飞行团、二个飞行战队,海军二个联合航空部队,一个航空队,共有各型飞机337架;华南方面,陆军一个飞行团,海军二个航空战队、一个航空队、水上机母舰1艘,共有各型飞机141架。总计在华作战飞机共531架。主要基地为运城(山西)与汉口机扬。 中期战役空军主要作战 对运城之反制作战:二十八年1月以来,以运城为主要基地之华北日军航空队,飞机约44架,屡向陕、甘国军国际补给线进袭。空军于2月5日,以伏尔机四架奇袭运城机场,毁停留机场之日机十余架。 4月1日,先后俄制SB机9架及、29日SB6架袭击运城机场,未发现日机,仅将机场破坏,并破坏同蒲铁路火车一部。运城反制作战,第一次收到奇袭效果,但以兵力不足,未予彻底击减。第二、三次攻击,可能日机已有准备,未达进击目的。 兰州空战:兰州为中苏联络要点,也是中国主要空军基地,被日军航空队列为主要攻击目标之一。二十八年2月20日,日机30架,策,分三批袭击兰州。空军I-15、I-16驱逐机15架,苏联志愿队I-15、I-16驱逐机14架迎击,击落日机14架。同月23日,日机20架再袭兰州,空军以31架驱逐机迎战,击落日机6架。两次空战,共击落日机15架,国军飞机亦有损失。 对汉口之反制作战:二十八年十月三日。空军为策应陆军长沙会战,以DB-3机九架,由成都飞往汉口,攻击日军机场,炸毁日军驱逐机24架,及正修理中之日机十余架。同月14日,空军以DB-3机20架,再攻汉口日军机场炸毁日机50架,击落日机2架。两次反制作战,几将日军华中陆军航空队主力击灭,战果辉煌。 协力桂南作战:二十八年11月中旬,日军自钦州湾登陆,攻陷南宁,切断中国南方陆上国际补给线。12月国军反攻南宁,空军奉命协力陆军作战,于是在湘挂各基地,集中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第六各大队及第十八中队,与苏联志愿队,各型飞机共115架。自12月至翌年1月中旬,对日军阵地、机场、仓库等目标,攻击12次,炸毁日机15架;空战18次,击落日机11架。当时陆空联络器材与技术,均不完备,空军直接支持地面部队作战,效果不甚理想。 陪都空战:二十九年夏冬之交,日军乘四川盆地无雾季节,能见度良好之时,实施航空攻势,连续空袭陪都重庆及四川各要地。8月11日,日机90架袭击重庆。空军以I-15、I-16及霍克三式机,共26架拦截,击落日机2架,击伤多架。 壁山空战:二十九年9月13日,日军轰炸机36架,由驱逐机30掩护,袭击重庆。空军第四大队长郑少愚中校,率I-15、I-16机16架拦截,在壁山上空与日机遭遇。国军飞机性能不及日军零式机与九七式机,空战损失甚重,毁机13架,伤11架,阵亡队员10员,大队长以下8员负伤。 成都空战:三十年3月14日,日军零式驱逐机12架进袭成都。空军第五大队长黄新瑞中校,率I-15机31架应战。10时50分,与日机在崇庆、双流上空遭遇,激战30分钟,击落日机6架,大队长黄新瑞、副大队长岑泽鎏少校等员,壮烈殉国。 艰苦作战时期(二十九年5月至12月) 二十九年夏,日军航空队加强对中国抗战基地轰炸,多次反复袭击重庆。国军飞机多为苏联I-15、I-16,性能逊于日本零式机,历次空战,颇有毁损,空军军官伤亡亦多,到二十九年末,仅余飞机65架。三十年初又自苏联补充轰炸机200架,而性能不佳,仍不能挽回空优。六月自美国购到P-40驱逐机100架,成立美志愿大队,状况始见移转。但数量劣势,作战仍极艰苦,直到12月8日,日本突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,中国由独立抗日,转变为联合美英共同对日作战,进入后期战役,空中优劣形势,从此完全改观 一九四一年12月,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本在华航空队仍保有750架飞机,迄1942年大批飞机调往南大平洋作战,以后陆续减少,到1944年5月,仅保有约三百架飞机。因此对中国抗战基地轰炸大为减少,多半用于日军所谓「作战地区」担任防卫。反之,中国空军自三十一年春初起,不断自盟邦美国获得新机补充;同时大批飞行人员赴美国、印度受训。到同年秋季,战力已大为增强。作战部队仍为七个大队(第一、第二、第八大队为轰炸大队。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第十一大队为驱逐大队。第十二大队担任训练未计入),侦察一个中队,以及美志愿队,各型飞机,增至364架。飞机性能和装备,均优于日军。空军作战指导,机动集中原则,以打击日本航空队为主,次为支持地面部队作战。后期战役,空军重要战绩,概述如次: 轰炸越南日军机场:民国三十年12月中旬,日军加紧攻略南洋预定目标,在越南西贡嘉林基地,集结陆军飞行第十二、第二十七、第七十五、第三十七与第六十等队,及海军第五、第六、第十三、鹿屋等航空队,各型飞机共450架。中国空军于三十一年一月二十二日,以第一、第二大队的SB机18架,由第一大队副大队长杨仲安率领,美志愿队P-40机九架任掩护,飞往越南日军嘉林机场轰炸。目标区云层密布,轰炸成果不详。24日,复行前任务,对目标实施连番轰炸及计时轰炸,成果仍不能判明。两次轰炸,均未遭日机拦截,仅高射炮在地面射击,损失飞机2架。 支援第六战区:三十二年4月下旬,日军进攻鄂西。其航空队在汉口集结六个战队另一个独立中队,又在荆门集结一个战队,共计各型飞机约200架,支持其地面部队作战。中国空军以第一、第二、第四、第十一等四个大队及美第十四航空队,共计各型飞机165架(轰炸机44架、驱逐机22架),支持第六战区作战。自五月十九日起,对汉口、荆门、沙市、宜昌等地日军航空基地不断攻击,先后共出动驱逐机326架次,轰炸机80架次,击落日机41架,炸毁日机6架,破坏日军机场5处,毁日军军事设施6处,毁伤日舰33艘及车辆人员甚多。 粱山空战:三十二年6月6日,当鄂西会战进行之际,第四大队长李向阳上校率P-40机13架,攻击聂家河之日军。返航途中,在奉节上空,发现不明机群。当李上校率P-40机群在梁山机场降落之时,该不明机群已迫近机场上空,开始投弹。此不明机群判明是日机。第四十队队长周志开中校未掳带保险伞,在日机投弹中冒险起飞,单机向日本编队机群进攻,日机乃向东逸去。周中校仍跟队追击,在分水岭黄土坡、云阳及巴东等处,先后击落日军轰炸机三架,造成英勇单机对敌之辉煌纪录。 支援常德会战:三十二年10月下旬,日军准备进攻常德,在汉口、宜昌等地,集结航空队六个战队、三个独立中队,计有各型飞机共253架。十一月开始对第六战区发动攻势。国军空军及中美空军混合联队以第一、第二、第三、第四、第十一等五个大队,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,共计轰炸机、驱逐机200架,协助陆军作战。自十一月初至十二月十六日,连续对常德、藕池口、石首、华容等地日军攻击,先后出动轰炸机280架次、驱逐机1467架次。空战击落日机25架,可能击落14架,击伤19架,在地面击毁12架,并炸毁日军舰船及军事设施、人马甚多。 支援豫中会战:三十三年4月,开始豫中会战。日军使用航空兵力于豫中方面,有四个战队,共计各型飞机156架;在晋南方面,计有飞机114架。国军空军为夺取豫中战场制空权,减轻陆军所受日军航空队之压力,在会战期间,以第二、第四大队、中美混合联队及美军第十四航空队,共计飞机246架(轰炸机36架、驱逐机210架),分别配置重庆、梁山、成都、南郑、安康等地,由航空委员会直接指挥。中美空军混合联队,由驻梁山副司令蒋翼辅上校与美军摩斯上校共同协商指挥。美空军由第十四航空司令陈纳德将军指挥。会战期间,除轰炸重要桥梁、渡口阻止日军进攻,协助地面部队作战,攻击日军占领地区,以保卫西安为目的外;并袭击运城、临汾、安阳、新乡、开封、信阳等地日军机场。 自三十三年4月22日起,至8月22日止,共计出动驱逐机1646架次,轰炸机272架次,攻击运城等地日军机场13次,轰炸郑州、洛阳等城市8次,轰炸黄河铁桥13次。在空中击落日机87架,炸毁地面日机79架,毁目军车辆约70辆。 支援长衡会战:三十三年日军为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,发动长衡会战,在武汉地区集结五个陆军航空战队,计各型飞机168架,国军空军和中美空军混合联队以第一、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第十一等五个大队,美空军十四航空队,共计轰炸机68架(B-24重轰炸机20架,B-25中型轰炸机48架)驱逐机113架(P-40),夺取战场制空权,支持陆军作战,并直接攻击日本陆、海军。自5月27日至9月6日,共出动驱逐机3928架次,轰炸机545架次;在空中击落日机70架,可能击落29架,击伤17架,击毁地面日机52架,可能击毁10余架。轰炸日军机场30次。轰炸日军占据之城市41次,日军司令部16次,毁日军阵地约50处,及大小船只130余艘。 桂柳作战之支持:空军为积极支持地面部队进行桂柳作战,以支持长衡会战原有兵力及指挥机构,继续作战。使用之主要基地,为桂林、芷江。前进基地为邵阳、零陵。辅助基地为恩施、老河口。美空军使用之主要基地为桂林、柳州、昆明。辅助基地为梁山、成都、芷江、白市驿。自三十三年8月21日至11月9日,空军出动1386架次,在空中击落日机34架,可能击落14架,击伤约10架,毁地面日机6架,车辆400余辆,大小木船578只。破坏日军阵地、车站、库厂与司令部共约50处,毁桥梁11座。 洞庭湖空战:三十三年7月23日,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三队P-40机,共21架,掩护第一大队B-25机6架,轰炸羊楼司及日军仓库后,返航经羊楼司及岳阳南洞庭湖上空,先后与日军零式二、三型机约40架遭遇。空战结果,击落日机10架,其中两架日机为B-25机射击士李先河所击落。国军飞机无损失,均安返基地。 豫西鄂北会战之支援:民国三十四年3月下旬至5月下旬,豫西鄂北会战,日军使用各型飞机106架,支持其地面部队作战。国军空军自3月21日开始,以第四、第十一大队、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一、第三大队,全力支持第一、第五两战区阻止日军进攻。由航空委员会副主任王叔铭将军,在南郑设指挥所,指挥以上全部空军对日作战。中美空军混合团及美空军主力,攻击日军后方,在新乡、郑州、许昌、南阳一带,对日军交通,予以极大损害,战果辉煌。第四、第十一大队直接支持陆军作战。当西坪、西陕口战事剧烈之时,第十一大队每在山岳沟谷间,冒日军猛烈炮火,作超低空射击,获得重大战果。迄5月31日止,各大队共出动各型飞机1047架次,予地面部队极大协助。 湘西会战之支援:三十四年四月上旬,湘桂日军以击灭湘西国军,占领芷江空军基地之目的,集结飞机135架,发动湘西会战。国军空军以驻芷江第五大队与第一大队四中队为主力,及驻陆良之第二大队第九中队,驻梁山之第三大队一部份,协助陆军作战;并联合美空军袭击日军后方,汉口、岳阳、湘乡、长沙、新市、归义、邵阳、衡阳、羊楼司、新宁、湘阴、零陵等地重要交通线、仓库、桥梁、空军基地及运输补给,以打击日军。在邵阳、放洞间,协力陆军歼灭日军约一个联队及其炮兵。进攻洞日、武冈之日军,亦被国军陆空联合攻击,击灭殆尽。空军自4月9日至5月11日,冒日军猛烈火力,日夜不断出击,予日军伤亡甚重。仅第五大队即出动P-40、P-51机,共942架次,为历次作战所少见。第一大队出动B-25机113架次,第二大队出动B-25机58次,第三大队出动P-40、P-51机18架次,战果非常丰硕。日军进攻湘西,未达覆灭芷江机场目的,战败撤退。 自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后,在华空军逐渐调往南太平洋作战,实力日减。国军则因美国空军来华联合对日作战,实力日增,所以后期战役,国军逐渐掌握空优。到三十四年初,日本全般军事情势,已呈现土崩瓦解征兆,三十四年日机之空袭,较历年为少,中国空战之收获较历年为多。
  1. Load more activity
×
×
  • Create New...